收藏本站 | 站点地图 | 繁體中文
沭阳乐园
您现在的位置: 沐阳乐园 >> 文章中心 >> 书香文苑 >> 诗文欣赏 >> 正文
跌落在尘埃里的雪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跌落在尘埃里的雪
作者:荟琄幽人 文章来源:原创 点击数:87 更新时间:2017-7-22 22:18:09



跌落在尘埃里的雪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诗文欣赏

“夫无贵则贱者不怨,无富则贫者不争,各足于身而无所求也。”——《大人先生传》

“夫清虚寥廓,则神物来集;飘遥恍惚,则洞幽贯冥;冰心玉质,则激洁思存;恬淡无欲,则泰志适情。”——《清思赋》

生于仕宦,兼晓文理;疏狂放逸,辄嗤凡礼;

何可应以,举遵避趋;抚琴独吟,空思玄寂。

试问诸君,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
阮郎也!

阮籍以“竹林七贤”中一君,尚老庄之学。故其为文也,多清奇峭拔,丰姿隽秀,笔锋遒劲,或幕遁匿或有抑郁悲愤之叹。用词工而不矫,激越而不激进,朴质而不虚浮,可谓“天然去雕饰”。纵才高若司马相如,岂敢望其向背耶?

当然,透过一个人的文章,是可以看出其品格的。人品与文品不一定完全相同,但总也脱不了干系的。人们所说的“相由心生”中的“想”并不一定指一个人长得有多帅、多俊朗,不同于现在流行的“颜值”。更多的,讲究的是气质。而且“气”与“韵”往往是相辅相成的。阮籍之“气”,是一腔浩然正气,“韵”既有生活情趣,也有傲岸不屈的风骨。就比如神凝气定于黑白纵横之处,步步进发,直捣黄龙,意趣盎然。忽有人报母丧,他端如磐石,似乎不为所动。胜负既定,呕血如注。情重自明,何须声张?嵇喜前来吊丧,号哭动地。他满脸不屑,两眼一翻,全是白,却垂青于引琴携酒的嵇康。这也让人联想起王子猷的“雪夜访戴”,不习礼教、闲散疏逸的特性,也是能引发群体共鸣的。

然而,阮籍终究是一介文人,相较于风声鹤唳、血溅刀饮的严酷政治场上而言,他也只能做“白面书生”。对于有“洁癖”的阮籍而言,他界限分明,眼里揉不得沙子,决不去蹚泥河。总是恪守“中庸之道”,幻想以不偏不倚的方式保全身家性命,避免卷入奸邪小人恶斗的漩涡之中,这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。

不过,他才智过绝,想要躲开不干不净的东西,可能性寥寥。曹魏与司马氏对峙,魏家日薄西山,而司马氏权焰嚣张。面对晋文王绵里藏针的笑,他心领神会,却也只好不疼不痒地写下“词甚清壮”的《劝进书》。于是,他不可避免地成了傀儡,被人玩弄与操纵:成了司马氏为谋权篡位扫清言路障碍的工具。最可悲的是,司马昭对他的精神施了暴,灵魂已不再属于自己。心境澄莹、质洁如雪的阮郎终是堕入了世俗的尘埃中,孤独与悲凉,激愤与无奈交织着,纠缠着,一代朴实的、清白的大才子终是承受不了炽热的凡尘浊世,在一个月色惨淡的雪夜静悄悄地熔化了、衰亡了、绝迹了、遁去了……永久地遁去了……他的魂灵是飘荡着的孤魂野鬼,何处存放,何处停泊,不得而知。也许,他依然在那片幽幽的篁竹林里,弹琴长啸,狂歌乱舞,独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清寂……

徘徊将何见,忧思独伤心。(《咏怀》)

因作《伤阮郎》,铭曰:

奚用兰芷,清韵无饰。芦裾一舞,足当万矢。

残雪溶竹,瑟瑟其冠。兔起鹘落,索笔强欢。

高台指飞,如采胡荽。霁月抟景,霜风开晦。

斧质纵固,浮云随土。孤鸿无迹,飞雪何踪?

荟琄幽人作

于2017.1.5

改于2017.7.22

 


文章录入:清水洗尘    责任编辑:清水洗尘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广告招商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::发表评论::
     姓 名:
     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评论内容: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政治、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。
  •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网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广告招商
    文章 下载 图片 文字广告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陆

    备案/许可证编号: 闽ICP备16020960号-1号 域名创建于2016年8月
    版权: 沐阳乐园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:张萍 邮箱:381415887@qq.com 联系QQ:联系站长